新聞專題 > 本站公告 > 正文
青島冠狀病毒肺炎平臺

濟南姑娘抖音推薦生活好物,半年吸粉近40萬

2020-05-11 10:05
分享到:

范叢今年37歲,人生的前36年里,她最重要的身份是“梅子姨的女兒”。

“梅子姨”懷著范叢時,創辦了一家公司,生產蠶絲被的原料。范叢和公司一起長大,又從母親手里接過了公司。

“其實我現在已經把企業做得比我媽那時好,但無論走到哪里,開什么樣的會,獲得什么樣的榮譽,人家對你的印象都是,這是梅子姨她閨女。”

范叢說,這樣的日子,她已經“過夠了”:“我就想干一個事兒,讓梅子姨出來的時候大家都知道,這是叢姐她媽。”

在抖音,她找到了“這件事”。

去年9月開始,她業余時間里在抖音注冊了賬號@種草叢 ,憑借興趣和自己經營工廠做家居用品的經驗,她通過短視頻向網友們分享家居好物。今年春節前,她又開通了抖音直播,用直播帶貨的形式把好用的家居用品分享給網友們。

半年多,她積累了近40萬粉絲,也收獲了無數信任和依賴。抖音直播間里,沒有人知道“梅子姨的女兒”是誰,但大家都知道,買某種家居用品之前,先去問問叢姐,能少走不少彎路。

“分享總得分享個你會的吧”

在抖音上做好物分享,對范叢來說純屬偶然。

“我玩抖音比較早,一開始就是娛樂。我是學畫畫的,最早關注的都是和畫畫相關的號,感覺很多人畫得沒我好,也有很多人喜歡、關注,我覺得有意思,就開始拍自己畫畫。”范叢說,自己的執行能力很強,想到一件事就會馬上去做。

她說拍就拍的計劃也很快就停止了,原因是畫畫時兩個手都占著,她覺得拍視頻沒辦法操作。過了些日子,她刷抖音時又看到有人在推薦好物:“我就覺得,這個事情我能干。當天想當天就干了。”

她沒怎么想就選擇了家居方向,把自己買過覺得好用的家居產品拿出來,拍成短視頻在抖音上和網友們分享。

“最開始想法很簡單,就是分享總得分享個你會的吧。現在回過頭去復盤這件事,無論從我的年齡、閱歷來講,都可以跟大家分享家居產品,蠶絲被也是家居的一種,我就是做這個出身的。”

范叢把在抖音拍攝好物分享視頻當成了自己的興趣愛好。剛開始沒人看,她也不在意,有條視頻播放量破了500,她就覺得“破天荒了”:“怎么能有500個人看我這個視頻呢?我覺得很奇怪。”

幾個月做下來,她的賬號積累了幾萬粉絲。今年春節前,她又動了開直播的念頭,起因也很簡單,就是想推薦一下自己用過的一款清潔產品。

“我家用了一個德國的清潔產品,太好用了,是一個小眾的牌子,價格比國產的還便宜,效果要好十幾甚至二十倍。我就去做了短視頻推薦給大家。但是不知道為什么,那期短視頻播放量很低,我不甘心,就說不行咱們直播向大家推薦吧。”

下午三點,她從廠里出來,回家路上跟老公討論了直播的想法。當天晚上七點就開了直播。

第一次直播,直播間里有三四百人。德國的清潔產品上貼的中文用法很簡略,她就把自己使用五六年的心得分享給網友們。

“這個德國產品的中文標簽,加起來橫豎也就四厘米,使用方法寫得很簡略,比如倒上水,浸泡10分鐘,沖洗,就完了。但是放多少度的水、放多少水?都沒有寫。我已經用出經驗來了。什么情況的衣服泡10分鐘,什么情況的衣服要泡20分鐘,我怎么用,就告訴大家。”

第一天的直播里向大家介紹了產品,第二天、第三天還要直播,教大家用法,給大家答疑。這樣循環下來,范叢從春節前一直播到現在,連大年三十、初一也是和直播間跟粉絲們一起度過。

做直播的日子里,范叢每天只能睡不到五個小時。

她通常每天早上7點到公司開全會,上午在公司工作,下午回到家里寫腳本、拍視頻、剪視頻,晚上直播。她把每天2/3的精力放在抖音上,晚上直播到凌晨2點,第二天再早早起床,7點到公司開會。這樣的生活從年前持續到四月底,她才把每周直播的日子從7天減少到6天。

做了直播之后,粉絲們對范叢多了很多信任和依賴。大家覺得她說話直接,值得信賴,推薦的東西也都是她用過覺得好的。

很多粉絲希望她推薦電烤箱,她自己不需要用電烤箱,還是買了五個研究、試用,選出最好的推薦給粉絲。她推薦了一個自己家正在用的鍋,粉絲問紅色好看還是綠色好看,她干脆下單把四個顏色全部買回來通過直播展示給網友們看,讓大家自己選擇。

“直播里只要是看商品顏色的時候,我就把濾鏡全關了。我是丑點還是好看點無所謂,至少我能保證大家在直播間看到的東西和買到的是一樣的。大家信任你、依賴你,你就更要加倍去償還。”

“和粉絲交流,最重要的是真誠”

“我沒有把抖音當作一個工作或者任務,就像我給朋友介紹了一個東西,她不會用也要打電話問我嘛。”直播間里的每個粉絲,都被范叢當作朋友。在她看來,真誠是與粉絲交流中最重要的事情。

在直播間里,她絲毫不掩飾自己。開心的時候,她會在直播間里分享開心的事,不開心的時候,她也會告訴粉絲們今天自己心情不好,廠里員工做了什么事情惹她生氣。

剛開始直播時,她甚至隨口就在直播里說出了自己家的地址。

“那時候不懂,大家說你家這個小區看著不錯,是住哪里?我就告訴他們小區名字了。”

那時她還在抖音簡介上留下了手機號,接下來的一個多月,她每天都能收到幾十份粉絲寄來的家鄉土特產。蘋果、醋、面條、胡椒粉、花椒、牛肉干……都是粉絲們覺得自己家鄉最好吃的東西。有粉絲覺得她直播很累,還寄來了自己熬的枇杷膏。

“對我來說,從抖音獲得最多的是大家的信任。對我來說掙多少錢無所謂,粉絲對我的信賴更重要。很多粉絲從其他地方看到了一個東西聽說很好,會先來直播間問我,叢姐你覺得這個東西能買嗎?”

直播過程里,范叢還發現了一件“怪事”。有些粉絲會在每天的某個固定的時間段里,固定地出現在直播間,幫忙回復公屏上網友們提出的問題。過了某個時間節點,回答問題的又會換成其他人。

原來,粉絲們主動為她組織起了一個“團隊”,大家按照直播時間排好班,有人負責幫忙回答公屏上的問題,有人負責邀請大家進入粉絲團。她發現時,這個“團隊”已經組建了一個月。現在,粉絲團里的成員們每天還會將直播過程里大家問得多的問題整理下來發給范叢,讓她第二天直播時著重講講。

粉絲們的信任來自范叢對推薦產品的嚴格篩選。她把自己對推薦產品的選擇分為幾個階段。

第一階段,她是家里有什么用著好的東西就分享什么。第二階段粉絲逐漸增加,有商家找上門來希望她推廣,她拒絕了所有商家寄來的樣品:“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短,你拿了人家樣品,能說這個東西難用嗎?不可能。”到了第三階段,她跟商家們說可以寄來樣品讓她試用,但必須接受這個東西好就推薦,不好就讓她補上貨款或者把樣品寄回去。但凡不好用的東西,她一律不會推薦。

現在,她正處在選擇商品的“第四階段”,開始自己找到工廠生產產品。“我自己是做生產的,知道任何商品中有中間商賺錢。所以我開始直接對接生產商,我就相當于它的一級代理,這樣我直播間里的粉絲就可以拿到更便宜的價格。”

她推薦過的一款鍋賣得很好,很多粉絲想買,但生產商產量少,拿不到貨。范叢找到生產商,說自己出錢,請他們專門開一條生產線來幫她生產。生產商要求訂單數不少于5000個,范叢就自己掏腰包先墊上了十幾萬貨款,拿到貨源再去賣給大家。

“其實當時我根本不知道這5000個能不能賣出去,但它不是壞的東西,最多就是當福利發給粉絲們了。現在很多東西我都是自己把錢墊上,再去賣給大家。”

達到30萬粉絲時,范叢和粉絲們在直播間里辦了個慶典,很多商品都是她自己貼錢,給到粉絲們比較便宜的價格。那天她直播了6.1小時,下播之后看到抖音后臺顯示的前100名在線人數數據,全都是在線5.8小時以上。

她當時就感動得落了眼淚。之后的好多天里,她反復問自己:“如果是我,什么樣的人直播我才會播6.1小時看到5.8小時以上?”

現在,叢姐每天都能收到近二十個快遞,她要自己先用上十天半個月,感覺好用才會推薦給大家。她說,自己對直播帶貨沒有太多的發展計劃,只希望不要辜負粉絲們對自己的信賴,對她來說,粉絲的信任比什么都重要。

我要爆料 免責聲明
分享到:
? 青島新聞網版權所有 青島新聞網簡介法律顧問維權指引會員注冊營銷服務郵箱
lpl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