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喬軍海:談浦東社會治理領域里的那些“大膽闖、大膽試”

2020-08-20 14:49 來源:大眾報業·海報新聞
分享到:

他們是一群山東人,各種機緣讓他們與浦東相遇,于是,便有了他們與浦東的美麗故事。30年來,這座城市以其海納百川、追求卓越、開明睿智、大氣謙和助推他們成就了一個又一個夢想;他們的艱辛探索和默默奉獻也助推成就了這座城市的傳奇。時值浦東開發開放30周年,海報新聞上海新聞中心推出“30位在滬山東人看浦東開發開放30年”系列訪談,試圖通過山東人的獨特視角展現浦東30年的非凡成就,同時通過30位在滬山東人平凡而生動的故事展示魯滬之間說不盡道不完的密切關聯。

這些擁有不同經歷,來自不同行業的在滬山東人,回首與浦東的各種過往,讓他們感觸最深的是什么呢?請聽海報新聞上海新聞中心記者為您提供的30位在滬山東人與浦東的故事吧……

喬軍海:山東菏澤人,1976年來上海,現任上工申貝(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監事會主席;2005年4月至2008年5月任上海市南匯區體育局黨組書記、局長;2008年6月至2008年12月任上海市南匯區委政法委委員、區綜治辦主任;2008年12月至2009年8月任上海市南匯區委政法委副書記、秘書長、區綜治辦主任;2009年8月至2011年12月任上海市浦東新區區委政法機關黨委書記、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2011年12月至2014年4月任上海市浦東新區紀委委員、區委政法委機關(綜治辦)黨委書記、副主任。

記者:喬主席,您好!出于什么樣的機緣,您來到了上海?

喬軍海:我1976年響應國家號召應征入伍到上海海軍登陸艦部隊開始軍旅生涯。2005年從部隊轉業后就一直留在上海工作。

記者:我們都說“浦東因改革開放而生,因改革開放而興”,從您自身經歷來看,浦東這30年里哪些大事讓您印象特別深刻?對您自身的發展帶來哪些影響?

喬軍海:從我自身角度來看,首先是浦東新區與南匯區的“兩區合并”。2009年9月,國務院批復同意撤銷上海市南匯區,將其并入浦東新區,這是黨中央、國務院在特殊階段做出的重大戰略決策,我從部隊轉到地方后先后在原南匯區體育和政法部門工作,經歷了2009年5月浦東南匯兩區合并。某種程度上而言,我是兩區合并的一個經歷者、參與者。可以說,既經歷了兩區合并前的忐忑和準備,同時,也經歷了兩區合并中的期待和一些令人激動興奮的過程。兩區合并是特殊階段的戰略決策。兩區合并后,浦東新區提出了“二次創業”的口號。我個人認為,推動浦東飛速發展的精神力量就是創新為魂,創業為魄,始終堅決執行國家重大戰略部署。

其次是2010年上海世博會的召開。世博會歷時長、涉及面廣、安保要求高。如何做好世博安保社會面防控工作?我作為當時區委政法委的分管領導,在緊緊依靠公安主力,全力做好場館、住地、會場安保工作的同時,堅持警力有限、民力無窮的理念,在全區范圍內廣泛組織動員十七萬平安志愿者,堅守在世博園區出入口、軌交站點、車站碼頭、醫院學校周邊、居住小區和重點保衛區域,全力配合公安專業力量落實各項安保措施。我們根據世博會出席人員的等級標準和安保要求的不同,實行一、二、三級不同勤務等級的彈性安保防控措施,使十七萬平安志愿者有力、有序、有效地參與到人員查控、物品查驗、駐點管控、隱患排查、矛盾糾紛化解等各項工作中。全過程、全領域、全方位確保世博會期間浦東新區社會面的安全穩定,為辦成一屆成功、精彩、難忘的世博會作出貢獻。

記者:您剛剛提到社會治理,我們知道浦東從一開始就明確了既要搞經濟發展,還要搞好社會發展,結合您自身的工作與生活經歷,30年來,浦東在社會發展方面哪些令您體會比較深?

喬軍海:浦東的開發既是經濟的開發,又是社會的綜合開發,以滿足人的需要、提高生活質量為目標,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實現社會的全面進步。

經濟的高速發展離不開和諧穩定的社會環境,社會綜合治理與經濟發展是相輔相成的。伴隨經濟的增長,浦東的城市人口快速增加,同時也帶來諸多新問題,社會綜合治理也面臨不小的挑戰。例如,浦東在經過20多年的高速發展后,隨著流動人口大量涌入,在功能開發區及周邊城鄉結合部地區出現了很多無人管、無法管、管不住和管不好的城市管理亂象,這給周邊企業和居民的日常工作和生活帶來了嚴重的影響,也損害了浦東的整體形象。為此, 在2010年前后,我們從狠抓突出問題和整治城市亂象入手,主動協調協同公安、城管、市場監管、有關街鎮和開發區及企業等管理主體,通過對管理體制的調整和各責任主體部門之間聯勤聯動機制的完善,形成了強大的工作合力,實現共商共治共管,有效解決了長期困擾浦東乃至上海的突出問題,例如小陸家嘴金融貿易區的"三黑"現象,外高橋保稅區周邊的"集裝箱村"現象等。

從我個人角度看,為了推動社會的綜合穩固發展,浦東不僅在經濟領域,在社會治理領域也一直都在堅持大膽闖、大膽試。自開發之初,浦東就確定了“小政府、大社會”的目標。近年來又率先組建城市運行中心,推進智能化、精細化管理,想要探索出一條超大城市在開發建設推進過程中,實現城市網格化、精細化、法治化治理的新路。可以說這些工作都值得我們關注,也期待浦東在不久的將來為我們呈現更多的治理樣板。

記者:說到上工申貝,這是浦東第一家實現“走出去”的企業。在您看來,以上工申貝為代表的的浦東企業有沒有一些特有的精神或氣質?另外,浦東在促進企業發展、優化營商環境方面都做了哪些努力?

喬軍海:上工申貝是一家混合所有制企業,也是一家國際化,純市場化的企業,在我看來更是一家很典型的上海企業。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一是品牌老,上工申貝是一家有著百年歷史的老企業,成立于1919年。二是上市早。上工申貝是中國縫制設備唯一一家于1993年改制后在A股B股上市的公司。三是技術新。上工申貝已經統一歐洲主要的縫紉制造企業并已經達到了世界技術前三的領先規模。而且更為重要的是,像上工申貝這樣堅持體制機制多元化、全球化的企業,在浦東,乃至上海也為數不多。由此可見,浦東“走出去、引進來”的政策行之有效,落地有聲。在我擔任上工申貝(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監事會主席期間,也是浦東經歷大發展的過程,上工申貝就在這一大背景的助力下完成了混合所有制的改革、純市場化運作,以及全球化的戰略拓展。

除了以整體環境帶動個體發展,近年來,浦東為更好地推動企業發展,還大力推進互聯網+政務,喊出“金牌‘店小二’”這一口號,為的就是要給市場主體添活力,為人民群眾增使利。例如面對千變萬化的市場環境、市場主體,浦東推出了“一號響應”,又以“把企業服務放到離市場最近的地方”為原則,建立了“1+7”企業辦事服務體系,包括1個區級企業服務中心,7個開發區分中心,采取線上、線下同步并行的服務模式,更好地滿足企業需求。此外,浦東還在加快法治政府建設的步伐,這些都是為了營造更好的營商環境,讓企業安心生產經營的體現。

記者:如果用一句話總結您對浦東感觸最深的地方,您準備說什么?

喬軍海:浦東是改革開放的一面旗幟,應改革開放而生,因改革開放而興。以開放促改革、促發展是浦東開發的使命,浦東傳奇仍將繼續。期待下一個30年,浦東更加精彩和美好。


我要爆料 免責聲明
分享到:
? 青島新聞網版權所有 青島新聞網簡介法律顧問維權指引會員注冊營銷服務郵箱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