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營銷員、保潔員…為何這些從業門檻較低的崗位總缺人?

2021-02-22 17:11 來源:工人日報
分享到:

營銷員、保潔員、餐廳服務員等從業門檻較低的工種之所以持續招工難,專業人士認為,一方面是受勞動者擇業觀念等影響,另一方面是由于這些崗位就業質量不高,吸引力不足,加上自動化、智能化一時難以取代所致。發布短缺職業排行,為用工雙方在工資議價、招聘和求職決策時提供指引。

營銷員,營銷員,還是營銷員!

前不久,2020年第四季度全國招聘大于求職“最缺工”100個職業排行發布。記者梳理發現,自2019年第三季度開始發布該排行以來,“營銷員”連續六期蟬聯排行榜首。

不僅僅是營銷員,一些從業門檻較低的工種多次榜上有名并位列前列,如保潔員、餐廳服務員、保安員、商品營業員、家庭服務員、車工等。

說起“最缺工”的職業,想必不少人首先想到的是“高精尖”領域的技術技能人才。然而,現實中缺工的反而是上述從業門檻較低的工種。這些對技能要求低的工種為何持續缺人?

制造業服務業人才需求量大

“當某一職業的需求超過供給,我們就可以簡單地理解為這個職業的勞動力存在短缺。”中國人事科學研究院人力資源市場與流動管理研究室主任、研究員田永坡如是解釋短缺職業。

中國就業培訓技術指導中心負責人告訴記者,按季度發布“短缺排行”,為的是提升職業技能培訓的針對性、實效性,同時為勞動者和用人單位求職招聘、參加職業技能培訓提供方向性指引。

綜觀已發布的6期排行,生產制造業人員、社會生產服務和生活服務人員、專業技術人員等3類職業占比均超九成,穩居勞動力市場短缺職業的主體。

“制造業和服務業中青壯年勞動力占優勢。”在田永坡看來,當前我國人口結構正在發生較大變化,勞動年齡人口總量和占總人口比例呈下降之勢,人口老齡化程度日益提升。這種年齡上的結構變化,直接導致了制造業、服務業中勞動力密集型行業和崗位的供求短缺。

同時,田永坡說,受技術進步和產業調整的推動,勞動力市場對具有一定技術和專業知識勞動力的需求不斷增加,使得專業技術人員日益緊缺。另一方面,新經濟、新業態不斷涌現,對傳統制造業的勞動力供給產生了“虹吸”效應,導致制造業人員短缺。

這一點在2020年第四季度“最缺工”職業排行中有所印證。新進排行的25個職業中,有15個與制造業直接相關,如冶煉工程技術人員、鑄造工、汽車工程技術人員、金屬熱處理工等。短缺程度加大的34個職業中,有16個職業與制造業直接相關,如鋼筋工、機修鉗工、紡織染色工等。

從2020年第四季度的數據來看,招聘需求人數環比上升明顯,“最缺工”的100個職業供求關系總體趨緊。缺口數上升到92.9萬人,總體求人倍率從三季度2.67上升到2.90,均居發布排行以來的最高位。

因自動化、智能化難以取代而缺工

已發布的6季短缺職業排行中,前十位“最缺工”的職業基本穩定,偶有變動。其中,營銷員、餐廳服務員、保安員、保潔員、商品營業員、車工等6個工種,連續名列前十。同時,家政服務員、收銀員、焊工等工種,也多次出現在榜單的前十位。

“短缺工種是全部職業或是統計數據覆蓋范圍內全部職業的一種反映,持續短缺確實反映了市場上此類人員的供需狀態,這是一個大致的特征。”田永坡認為,受勞動者觀念、擇業傾向以及職業聲望等影響,各職業的短缺情況有所不同。

一些從業門檻低的工種之所以招聘難,在中國勞動和社會保障科學研究院助理研究員殷寶明看來,主要是由于這些崗位就業質量不高,吸引力不足導致流動性高。他還注意到,其中多數工種屬于服務業,是自動化、智能化一時難以取代的崗位。

同時,這也側面反映了就業的結構性矛盾——“有崗無人”和“有人無崗”的錯配持續存在。“高技能人才和技能要求不高的基礎崗位兩頭供不應求。”殷寶明表示。

田永坡將這種兩端供不應求的情況比喻為“微笑曲線”,即勞動密集型且無法被機器完全替代的勞動力和高技術領域的勞動力需求旺盛,出現緊缺,“這是技術進步所引發的崗位結構變化”。

“不過這種變化并不全面,只反映了部分情況。”殷寶明介紹,該短缺職業排行只是收集了公共就業服務機構人力資源市場的供求數據,蓬勃發展的互聯網招聘及有關信息并沒有納入統計。

一些技術技能要求較低的工種之所以頻頻出現在榜單前列,在殷寶明看來,在一定程度上或許跟數據來源有關。這些崗位的從業人員一般年齡較大、文化水平不高,多數通過線下公共就業服務機構求職,企業也傾向于通過線下公共就業服務機構招聘。

緩解“最缺工”,企業要提待遇

“最缺工”的排行榜單,除了短缺工種的排行,還羅列了崗位缺口數從大到小排列的需求典型城市。

這其中,不少崗位在南北方、東西部都缺。如一年多來“最緊俏”的營銷員崗位,最緊缺的5座城市為上海、長春、北京、天津和洛陽;多次位列“最缺工”榜單前十位的家政服務員,長春、廈門、廣州、北京、昆明等地尤為短缺。

“從區域來看,專業技術人員在東部地區更顯緊缺。”與此同時,田永坡觀察發現,隨著中西部地區城市群的發展和崛起,當地對人才的需求量加大,雖有部分人員回流,但仍有不少崗位處于缺人的狀態。

針對一些從業門檻較低的工種總是缺工的現狀,殷寶明認為,企業要提高這些崗位的待遇競爭力,暢通職業發展通道,減少崗位流動性,降低招聘成本,實現與員工的雙贏。同時,負責培訓的單位要完善相關職業標準和培訓規范,提高培訓的實用性、針對性,并在職業技能提升補貼政策上進行傾斜。

“發布緊缺職業,可以引導勞動者有目的地參加和接受一些職業培訓,提高自己應對勞動力市場變革的能力。”田永坡說,這些信息也可以為勞動者了解自己在勞動力市場中的地位提供參考,為用工雙方在工資議價、招聘和求職決策時提供參考。

田永坡建議,在條件允許的時候或者地區,適當提供短缺職業的工資水平數據,供用人單位和勞動者參考。

殷寶明建議未來要擴大數據覆蓋范圍,增加數據來源渠道,為勞動者求職和用人單位招聘提供更加準確、有效的指引。


我要爆料 免責聲明
分享到:
? 青島新聞網版權所有 青島新聞網簡介法律顧問維權指引會員注冊營銷服務郵箱
lpl竞猜